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古诗文网 > 诗词名句 > 关于母亲的诗句 > 女人假笑说明什么?|什么样的女人,会让人上瘾?

女人假笑说明什么?|什么样的女人,会让人上瘾?

作者: (古诗文网)        2019-01-11 16:57

 

第1章 惊天穿越凶案中

“杀……杀人了!”

耳边,一声尖叫声仿若惊雷一般炸响。

蓝若水撑着有些晕眩的头,缓缓睁开眼,从地上坐起,朝着声音之处望去。

只见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小姑娘,此时,正目瞪口呆的站在离她不远处的……等等,她的身旁似乎是由毡布围成,所以这是帐篷?

再看她的脚边,倒扣着一只黄铜水盆,洒出来的水,渐渐流到一些被打翻的桌椅下。

桌椅样式古朴,陌生的很。

目光转动到身边,却让蓝若水暗暗的吃了一惊。

因为在自己的左侧,竟是躺着一个置于血泊中,同样古代装扮的女人!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蓝若水瞳孔一缩,赶紧朝自己身上看去。

精致的古代衣衫,完全不是自己之前在医院治疗精神病人时所穿。

那双手,白嫩细腻,也并非自己的双手。

如同一壶冷水,兜头浇下。

脑中却忽然间涌上一阵缤纷复杂的画面,如那胶卷放映一般,以一种快到匪夷所思的速度,强行灌入她的脑海。

蓝若水的双眼越眯越紧,她竟然灵魂穿越了!

然而,这还不是最糟糕的。

最糟糕的是,此刻,在她的右手上,赫然攥着一枚带着鲜血的发簪!

再联想到方才这女人受伤的部位……

蓝若水暗叫一声不好,看向小丫头的眼神里,也多了几分清明。

“我不是……”

站起身来,刚想要跟女孩解释,却看到女孩惊恐的看着她的右手,后退了几步。

“不要杀我!”

蓝若水闻声面色一变,然而,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,便觉那帐篷帘声“刷”的一声响起。

接着,便有几名侍卫提刀进入!

“救命啊,她杀了我们小姐,现在也要杀我!”

小姑娘仿佛看到了救星,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侍卫们的身后,仓皇的指向了她。

颤抖得可怜兮兮的模样,好似她真的是个变态杀人犯。

“我没有,你们听……”

然而,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,蓝若水却猛然停住。

因为,那小丫头和那领头侍卫的眼神不对!

虽然那交换的眼神十分隐晦,但她绝对不会看错!

一抹强烈的不安划过心头,危机感瞬间让她汗毛倒竖。

而几乎是同时,那侍卫果然提刀向她砍来。

蓝若水眼睛骤然一眯,身体下意识的猛然避开。

刀擦着手臂上的袖子而过,硬生生将她的袖子砍掉一块。

差一毫!只差一毫!

她的手臂就要被刀直直刺入。

蓝若水心有余悸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手臂,目光,却顿时紧缩。

手臂上那紫色的花纹……难道……

心里不由一喜,难怪她方才的反应那么敏锐。

然而,那侍卫一刀未成,目光一沉,立即便是要再补一刀。

迅速意识到的蓝若水,这次却立即抬起头,大喊一声道:“住手!难不成你要杀人灭口么!”

明明是瘦弱的身子,却似爆发出不容忽视的力量。

这一声,竟是当真令那侍卫已经举起的刀堪堪停住。

毕竟,在场的并非只他一个侍卫。

眼见其他侍卫们的眼神里,因为她的这句话多了怀疑,蓝若水昂起头望向那侍卫,目光炯炯,语气坚定道:“敢问大人我犯了什么罪,让你不问缘由便对我直接出手?”

当着同僚,那侍卫不免有些心虚,然而还是定了定神,紧握着手中钢刀,故意沉声道:“你手中握有凶器,出现在犯罪现场,这等凶手,我身为威虎军侍卫,岂有不拿下之理?”

然而,蓝若水的嘴边却慢慢溢出一丝冷笑,几乎是带着轻蔑的看了对方口中所谓的“凶器”一眼,只是,不仅没有惊慌失措的将其扔掉,反而一只手将它高高抬起。

“大人,就凭这一只发簪,你就要断定我是凶手么?那大人可是失望了,这发簪,恰恰能证明我的清白!”

第2章 谁敢说我是狡辩

那侍卫闻言一愣。

不知是蓝若水的语气太过笃定,还是眼神太过坚毅。

一时间,竟是有些晃神。

不过,好歹多年侍卫出身,也只是一瞬,便立即反应过来。

眼睛,朝着地上那明显毫无生机的尸体仔细的看了几眼,便转回头怒目道:“此人胸前有大片血迹,衣衫明显有被发簪刺破的地方,你还敢狡辩?”

蓝若水眼神划过一丝意外,没想到,这个侍卫倒并非是个没有脑子的。

不过,这倒更好办了一些。

嘴角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,蓝若水再次开口:“大人,是不是狡辩,您其实可以替我回答。”

那侍卫眉头不由一皱,眼神多出几分凌厉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蓝若水却丝毫不被他的眼神所慑,而是不慌不忙的问道:“大人,您的武功这么高,敢问您是否可以察觉到身边的人是否有武功和内力?”

那侍卫莫名被捧高,身姿不自觉挺了一下,冷漠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蓝若水嘴角一勾:“那请问大人觉得我呢?”

那侍卫闻言仔细的朝着蓝若水看去。

只见她一身及地的广袖流仙裙,袖摆和衣摆都宽大,却更显得那纤细的腰肢不堪一握。

虽然方才她躲过了自己那一刀之时,令他颇为意外,但如今看来,也只是反应灵敏罢了。

所以,目光有些生硬的从她的身上移开,硬声道:“你身上无丝毫内力,软弱不堪。”

被人说成软弱,蓝若水却并未有任何不满,反倒是嘴角上扬,再次举起那枚发簪道:“大人,将发簪刺入人体心脏需要极大的力气,而大人请看,这枚发簪头部并不是尖的,那难度更加加大,如此说来,我这等毫无内力,软弱不堪的人又怎么可能办到呢?”

“这……”那侍卫并没有想到这一层,忽然被这么一问,才发现自己仿佛落入了这女人的圈套。

这女人……很不好对付!

“大人,你不要听信她的狡辩,兔子急了也会咬人,谁说没有内力就不能捅人了呢?”

一声突如其来的喊声,从身侧喊出。

蓝若水不由侧过头眯了眯眼,刚才还一副惊弓之鸟模样的小丫头,现在倒是中气十足。

从刚才到现在,她也好,这个侍卫也好,招招都想要她的命。

这事,一定不简单!

然而,那侍卫却似乎被提醒了一般,困惑的眼光一晃而过,再次举起刀道:“没错,人就算再软弱,在自身受到威胁时,也会爆发巨大的力量,眼下这情形,你们一定争斗过,所以你方才说的并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说着,便对着营帐门口的另外两名侍卫道:“来人,把她带下去。”

到底是自己的小头领,纵然方才有些许怀疑,此时听到这番说辞,侍卫们也很快上前,手中钢刀紧握,紧盯着她,丝毫不敢懈怠。

眼见已经快要走到自己身前,蓝若水再次开口道:“大人,我听说威虎军一向纪律严明,你却连多听一言都不肯,原来你们总督大人管理的威虎军也只是浪得虚名。”

侍卫闻言身子猛地一震,另外两个侍卫的脚步亦是不由止住,脸色均是不可抑止的一变。

这个女人,竟然敢如此说他们的总督大人?

蓝若水脸色一缓,果然这脑子里的记忆诚不欺我!

他们果然最害怕他们的顶头上司,很好!

所以,趁着这个空档,赶紧说道:“大人,有没有力气暂且不谈,但是若我用很大力气握着发簪刺入,我的手上是不是应该同样受伤,亦或有痕迹?”

侍卫终于回过神,眉头又迅速皱起。

方才已经掉入这女人的陷阱,如今又岂会不知道接下来的是什么?

但是,面对身旁侍卫们的眼神,那侍卫再有不甘,也只能点了点头。

蓝若水嘴角一勾,将掌心置于所有人面前摊开。

虽然手掌上沾有许多不知是何人的血迹,但也看得出平滑整齐,没有一丝勒进去的痕迹。

“大人,我方才是不是在狡辩,你觉得你是否已经帮我回答了?”蓝若水轻巧的一句话,却问的侍卫顿时有些哑口无言,就连方才那个小丫鬟也是目瞪口呆,明显有些不知所措。

蓝若水终于悄悄松了口气,却觉帐帘微动,不由朝那边看去。

然而,看到那帘后出现的人时,却是不由怔住。

第3章 修罗总督真可怕

来人五官俊美得几乎无可挑剔,然而那黑眸清冷,却仿若世间万物都入不了其中,明明散发着让人退却千里的冷意,却像深渊一样,忍不住让人心生沉沦。

表情亦是清冷寡淡,却似是在压抑着巨大的力量,仿若一释放就可以毁天灭地。

蓝若水心猛然一跳,她,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

带着好奇,视线不由朝下移去。

此人身着一身玄衣官服,领口与袖口都绣着金色蟒文。

脑中原主的记忆迅速与之匹配,脸色却是骤然一变。

眼前这个男子,竟然就是那个据说以一敌万,战场上宛若修罗,拯救国家于危难,班师回朝后主动向皇上索要九门总督官职的大皇子左丘黎?

难怪这么冷,原来是他。

只是……糟!

她刚刚……好像还把这个人抬出来压人来着,说人家的军队“浪得虚名。”

呜呜,她怎么这么惨,招惹谁不好招惹这尊最惹不起的神。

不过,看他现在这个冷漠的样子,应该没听到吧?

不然,这会估计对自己怨恨在心,至少也应该是怒目而视。

对,一定是这样……

蓝若水中心里百转千回的进行着自我安慰。

身旁,那侍卫率先行礼禀报道:“总督大人,方才……”

“本王都听到了。”然而,不等侍卫说下去,左丘黎状似不经意的瞥了蓝若水一眼后,才开口慢悠悠的说道。

蓝若水腿一软,表情有点僵。

所以……还是听到了?

天哪,狩猎场的安全防卫此次由提督的虎威军负责,这个案子不出意外会由这位大皇子来审。

结果自己如此不利的情况下,还把主审官给得罪了?

不行!

“总督大人,我……”蓝若水赶紧开口欲做辩解,不管怎样,要解释清楚挽回一点是一点啊!

然而,孰料几乎是同时,左丘黎也开了口:“你的回答呢?”

蓝若水的话便被截了一半,刚有些不解想询问,却见左丘黎并未看向自己,而是目光对着之前一直与他说话的侍卫。

那守卫也是一愣,似乎有些不解,纠结一番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不知总督大人问的是……”

“她的问题。”左丘黎这才将视线转到蓝若水身上,继续道,“你还未回答。”

蓝若水嘴角微抽,这位官人,你的重点……是不是偏了点?

而且,她发誓她看到了他嘴角那一晃而逝的邪笑!

原来,这人不止阴冷吗?他到底是什么属性?

最讨厌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了,完全摸不着头脑!

侍卫冷汗直下,眼珠飞转,低头道:“回总督,这位小姐是不是狡辩……的确有待商榷。不过,属下进入时,她手握凶器,此事也与她脱不了干系,且她出言侮辱威虎军,这是对您的不敬,总督大人您一定要严惩!”

蓝若水心里猛然一跳,她断没有想到,这个人竟然到最后还不忘挑拨一下关系!

果然,左丘黎脸色骤然阴沉几分,眼眸也淡淡的朝自己扫来。

呼吸,几乎一瞬间停滞,那清淡的目光,却让她只觉犹如被人钳住了要害。

下一秒,却听他说道:“本王做事,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?”

视线虽然对着蓝若水,话却是对着那侍卫所说。

那侍卫果然磕头求饶,渐渐噤声。

一滴冷汗从蓝若水的额头滴下,脸色也是僵硬无比。

她发誓!她又看到这个人的邪笑了!

这个总督,难不成有病不成?

然而,还未来得及多想,却听到帐帘外,一个高挑的声音响起:“皇上有旨,将嫌犯带过去受审!”

蓝若水不由一惊,这件事怎么竟然这么快传到皇上那里?

忽然想到什么,她迅速向四周查看,果不其然,那个小丫鬟已经不知去向!

虽然这具身体的记忆只在昨夜到了营帐内便停止,她方才并不能很确定发生了什么,但如今,已经基本可以断定是个阴谋!

看来,她这是有一场硬仗要打了。

身旁,左丘黎闻言,眉头细不可微的皱了皱,不过很快又恢复到那副冷淡的面容,只吩咐道:“将人带走。”

然而,蓝若水却神情一震,忽然大喊道:“总督大人,等等!”

第4章 总督我提点要求

左丘黎脚步一顿,回头看向她,眼眸中却清楚的滑过一丝不屑。

果然,方才再怎样镇定,如今听到皇上也开始慌了吧?

然而,出乎他的意料,这一个回眸间,却并未如预期般看到蓝若水眼中的慌乱,反而在她的眼中看到一抹期待。

心里,有一丝莫名,也有一丝好奇。

期待?这个女人要做什么?

“总督大人,我可以提个请求么?”看到左丘黎望过来,迎着他疑惑的目光,蓝若水开口问道。

身旁,侍卫们面面相觑,这女人真以为总督是他们么?

竟然还敢提请求?

然而,却听左丘黎开口道:“讲。”

侍卫们顿时惊住,这这这……是怎么回事?

蓝若水眼中一喜,立即开口道:“首先,我想请你保护现场,这里的一切都封锁起来不能动,第二,给我一点时间查看一下现场,第三,让我看一下尸体身上的伤口。”

四下无声,侍卫们只觉这女子大概是傻了。

左丘黎亦是双眼紧紧的盯着蓝若水。

前两日狩猎开始之时,他并非没有见过这个女人。

吏部尚书的嫡女,作为太子妃三大候选人之一,自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。

只是,当时所见却与如今的感觉截然不同。

明明是一样绝色的样貌,那日的她却只是让他看过一眼便断然移开,可是今日,这样的她却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起来。

明明身上衣衫破损,且沾有一些血迹,却丝毫不显狼狈。

置身于这杂乱的凶案现场,怡然的身姿却莫名让人想到“遗世而独立”。

明明可能面临巨大的危机,却还能理智的提出这等请求。

而且,她提出的请求,每一点都让人无法与那个懦弱的嫡女形象联系不起来,倒像是个专业的审案人。

有点意思。

只是……

“你只是个嫌犯,本王凭什么答应你?”眉毛一挑,左丘黎毫不留情的回道。

蓝若水顿时一噎,不过眼珠飞转,用无比真诚的语气道:“因为这对案件真相有利,相信以总督的为人和办事能力,一定不会拒绝!”

“不。”孰料,左丘黎却丝毫未被这恭维影响,而是淡然道,“虎威军毕竟是浪得虚名,又有什么办事能力?所以,除了第一点是本王本就会做的之外,其余全部否决。”

蓝若水这次彻底僵住,嘴角抽了又抽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敢情这男人虽然没表现,其实比谁都记仇啊!

她不过就是说了那么一句,他竟然这么快就找了回来。

呜呜,还能不能好了。

不过,这么快放弃绝不是她的风格。

所以,再次灵机一动道:“总督大人,我知道我提的要求多了点,要不你看这样,作为交换,总督大人日后有事,我也帮你如何?”

然而,话音一落,却听左丘黎冷静说道:“公然企图贿赂朝廷命官,罪加……”

“不是不是!”蓝若水赶紧在他为自己定罪前打断,嘴角衔着一抹假笑,其实唇下正在狠狠的咬牙切齿,最后皮笑肉不笑道,“我只是表达我的感激之情!”

只不过心里却想着:这个可恶的臭男人!真难缠!

挑了挑眉,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从左丘黎的嘴角邪邪闪过,定定的看着她,薄唇轻启,却只有两个字:“带走。”

蓝若水脸上僵硬,在心里狠狠的剐了他一眼。

接着,眼珠微转,在守卫们上来拉她之前,忽然摆出一副柔弱的可怜样道:“我是个女儿身,且未定罪,容许我自己走行吧?”

守卫们伸出的手顿住,齐齐看向左丘黎。

毕竟,身份在这摆着,万一这次真的是个误会,将来做了太子妃……

左丘黎依旧还是那副模样,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便扭过头去。

算是默许,只是,那姿态任谁都知道,这并非忽然发善心,而是胜券在握的不屑。

蓝若水松了口气,不管怎样,目的达到!

脚步缓慢的朝外走着,头飞快的四处张望,她要集中意念力将这里的情形全部记住!

咚……

忽然,头撞上了什么东西,蓝若水捂着发疼的额头,眯着眼朝前看去,却发现,自己赫然撞上的是左丘黎这堵人墙!

“查看现场?”左丘黎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,带着几分揶揄。

蓝若水默默在手掌的遮挡下翻了个白眼,接着却挤出一脸笑容道:“没有,总督大人多虑了,快走吧。”

左丘黎定睛看了她一瞬,未置可否,终是转身而去。

然而,蓝若水却忽然神情一凛,飞快的朝那具尸体跑去!

第5章 古代第一次出场

在尸体旁蹲下身,蓝若水飞快的将伤口处的衣衫扯开,只是瞄了一眼,便又飞快的将衣衫合上。

全程可谓是迅速之极,以至于待那几个侍卫反应过来之时,这一系列动作已经完毕。

只是,相对于侍卫们提刀的威胁,眼前,那道锋利的目光,却更有震慑性。

蓝若水强压下心头的恐惧,主动解释道:“总督大人,我只是看了一眼,并没有破坏什么,你可以检查!”

左丘黎的双眼终于眯了起来,亦是收起了方才那一抹不屑。

他似乎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勇气。

很好……没有被他吓到的人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蓝若水心跳几乎达到了一百八,只是状似冷静的看着左丘黎,她方才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,也要确认一下自己对伤口的判断,如今,可不能败下阵去。

这个男人,喜怒无常,但看得出,对他求饶根本没有用。

所以,她今日就赌上一把!

时间,分分秒秒的过去。

蓝若水终于听到了一个来到这里之后最悦耳的声音:“带走。”

虽然,接下来面对的是更大的难关皇上,但她知道,这一关过了,并且,她如今并非完全没有筹码!

然而,当她终于被带到之时,看到眼前的情景,却是顿时惊呆。

正前方,龙袍加身的中年男子高高端坐于上,未发一言,却足以震慑全场。

在他一旁,一位女子锦衣华服,头戴凤钗,想来是皇后无疑。

而两旁,竟然站满了参加这次狩猎的所有人!

目光各异,都带着不同意味的审视。

方才那在营帐中出现的小丫鬟,此时跪在中间,不用想也知道她说了什么。

蓝若水心里不由划过一抹自嘲,没想到,她这古代第一次出场,就是万众瞩目!

身旁,强烈的杀意压过一切其他的情绪,阵阵袭来。

看来,她今日如果不能完全洗脱嫌疑,是别想活到明天了。

深吸一口气,蓝若水忽然大步上前,直接跪在地上,甚至抢先左丘黎一步开口道:“臣女蓝若水参见皇上,我被歹人所害,还请皇上为我做主!”

一时间,满堂震惊!

这个女人在说什么?

明明,她不是嫌疑犯么?怎么忽然变成受害者了?

身侧,左丘黎微微眯了眯眼。

这个女人,果然处处让他意外。

而且,胆子不小也足够聪明。

可是怎么办,越是这样,他越想看到她害怕的表情呢……

而高座之上,皇上亦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。

底下除了文武百官,其世家子弟们也都在场。

如今纵使他想直接将其当作嫌犯来审问,也不得不考虑周围人的看法。

因此,视线微微瞟过下面紧张的直冒冷汗的吏部尚书蓝若水之父,以及额头青筋突出,若不是被其父林将军阻拦,此时怕是已经冲上来的林少将,终于再次转回面前,看着蓝若水道:“你说你被歹人所害?可有证据?”

“有。”蓝若水抬起头,目光坚定道,“我头上的伤就是证据,皇上可以请太医来会诊。”

皇上略微思索一瞬,还是道:“宣太医。”

随行太医很快上前,当着所有人的面,仔细的查看了蓝若水的伤口之后,才回禀道:“皇上,老臣已确认完毕。她的头顶上的确有严重的磕伤。”

一时间,众人面面相觑,议论纷纷。

皇上的眉头也是微微蹙起。

毕竟,被害和加害,这可是天差地别。

纵然是皇上,一个不慎,也有可能引起很大反响。

蓝若水微微松了口气,很好,就是要这样的舆论效果!

既然你们把我置于所有人面前,想让我万劫不复,那我以此还击!

然而,却听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正前方悠悠的响起。

“皇上,臣妾记得那个小丫鬟方才好像是说,现场很乱,有打斗过,那有没有可能这伤,其实是争斗的时候引起的呢?”

↓↓↓点击【阅读原文】,阅读更多精彩章节!




职业假笑什么意思 女人假笑说明什么? 女人这处发红说明她想要你 本文由古诗文网整理所得,转载请标明来源,谢谢!
本文链接地址:女人假笑说明什么?|什么样的女人,会让人上瘾?http://www.hr7c.com/muqin/93733.html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网站地图 广告合作:7322134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