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古诗文网 > 古文典籍 > 尉缭子 > 《假笑》伴奏|京剧『板、眼』与『板式』

《假笑》伴奏|京剧『板、眼』与『板式』

作者: (古诗文网)        2019-01-11 17:09

 

小编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,想到可能还会有很多喜欢京剧的朋友也对这个问题感兴趣,因此推送给大家。

在京剧的伴奏中,司鼓起指挥作用,凡是在上板的唱腔中,板位都会击板,但为了唱腔的清晰,一般不再以单皮鼓打出眼(顶多会在拖腔中的眼位酌加鼓点),过门音乐又采用若干鼓套子,所以不如昆曲司鼓那样板眼都能听得清楚明了。

但这样讲,恐怕还是有不少朋友不能彻底理解“板”和“眼”的实际含义和作用。所以,小编通过学习,根据自己的理解, 总结了一点心得与大家分享,不当之处,请老师和朋友们多多指正。

 

在我们的民族声乐当中,把音乐中的强拍子叫做板,弱拍子叫作眼。

为什么要有板眼呢?实际上我认为这是符合人类审美规律的。我们人类(确切地说,可能是中国人

 

)发出的正常的声音都是分板眼的,比如说话、哭泣(呜哇哇、呜哇哇 ... 强弱弱)、笑(哈哈哈、哈哈哈... 强弱弱)等。

 

比如不自觉地说一句话:你好,我叫张三。有的人语速快、有的人语速慢,但是不管说的快与慢,这几个字是有强弱的,通常情况下,(你、叫、张)这几个字是强的,(好、我、三)这几个字是弱的。在正常情况下,我们都下意识地这样说。

 

特殊情况,都是强的,比如在军队里,向领导汇报的时候,“报告!我!叫!张!三!”(请自行脑补);再比如病危的人说话“我...叫...张...三...”,全是弱的。

显然这两种发声方式都是不自然的,是让人听着很不舒服的。除了在特殊场合,没有人会这么说话。再例如一个人的笑声,如果没有强弱,那他是这样(哈!哈!哈!哈!哈!),那显然是在假笑。

所以,“强弱”是人类审美的规律,唱歌、唱戏自然也要分强弱的。有一种动物是以“强”为美,没错,那就是狗。请脑补一下一只狗在追你,或者深夜中的狗吠声(汪!汪!汪!),每一个音都是强的,试想如果狗发出的声音也分强弱的话,那就是这样:wàng wang,wàng wang,望枉 ,望枉 … …,是不是有点滑稽呢?

 

所以,我们对于说话很铿锵的人,一般会说他说得“有板有眼”,或者“一板一眼”的;有时候也用来形容办事的节奏有条不紊,该怎么样怎么样,不是过分着急或者过分地懈怠。

其实唱歌跟说话差不多,老先生曾教导过:唱的最高境界就是在说。

 

 

 

 

因此在演唱的过程中,根据演唱内容的不同、表达情绪的不同,强弱规律也不一样,这样就衍生出了不同的板式(所以板式我觉得可以理解为“板眼”的样式、类型)。

比如原板,就是一般的、常规的强弱规律。它是最基本,最常用的板式,也就是:一强一弱、一板一眼。原板一般用于舞台上人物的表述、对话中。例如“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”,主人公杨六郎心平气和地跟观众描述自己的状态和想法;再比如《三娘教子》里老薛保与王春娥、小东人的对话,三个人拉家常时节奏。

 

再常见的比如慢板,它是一板跟着三个眼,一个强的跟着三个弱的;在一个音乐小节里,弱的比较多,行进的速度比较慢,很显然这种板式一般不用在对话之类的唱段中,它一般用于一些抒情的唱腔,比如大家熟悉的“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”,就是二黄慢板起唱。此时的主人公很悲伤,她在自己哀伤自己的不幸,一边唱一边哭,这时候就是【强、弱、次强、弱,也就是板、头眼、中眼、末眼】的慢板节奏(因此,“慢板”有时候也被称作“三眼”,比如称“二黄慢板”为“二黄三眼”)。

 

在舞台上有时候为了突出表现人物急切或激动的心情,也向我们忠实的好朋友狗狗学习;我们知道狗轻易是不叫的,它汪、汪、汪 ... 的时候一般都是着急、想咬人的时候。正如流水板、快板等,全都是强的,只有板,没有眼,每一拍都是强的,没有弱拍子(注意这里说的是每一拍,而不是每个字。有时候可能多个字是一拍,有时候可能一个字唱好几拍)。比如《四郎探母》里经典的二人对唱“讲什么!夫妻情!!、、、”,这时候夫妻两人情绪都很激动,铁镜公主是番邦女子,性格本身就比较急躁,而杨四郎想回去看他妈,也很着急;再比如《铡美案》里包公怒斥负心人陈世美时候的唱段“驸马爷近前看端详、、”,节奏都是踏、踏、踏、、的掷地有声,以此来反映包公此时内心对违法乱纪人的愤怒。所以通常在争论、斥责、特别喜悦、特别愤怒等一些反应主人公内心比较激动的场合,会用这种全都是强拍子的节奏。

 

 

所以常说的演唱规律:“二黄板起板落、西皮眼起板落”,就很好理解了,因为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唱腔,都是在“板”上收的。为什么呢?京剧音乐的演唱特点是,唱腔的结尾要收音,收音就是在最后那一下要“重唱”加强一下。强拍子是“板”,所以运腔都结束在“板”上。比如“(李艳妃)我朝中不得安康 ang  ǎng  àng , ǎng  áng  āng, … … (省略) … …  ǎng  āng  āng  áng ,àng  àng(板上收音)  …. ”。

 

当然京剧舞台上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节奏,这种节奏在日常生活的情境中不太常见,比如导板、散板等,没有什么强弱,演唱者唱得比较自由散漫。这种板式一般是为了表现演唱者特殊的演唱技巧,比如气力、音高等,无板无眼,在生活中好像没有什么对应。

板式除了规定强弱之外,也包含着对音乐行进速度的要求。除了上述散节奏的,其他只要上板的唱腔,演唱者都必须严格按照唱腔的强弱规律和既定速度来演唱,不能忽快忽慢;更不能不顾强弱、胡乱的使劲儿(俗称砸夯)。在演唱的过程中,内心要数着拍子,尤其是在比较长的运腔的时候,仔细辨清楚了每一句腔要唱几拍、唱多长,哪里是重的、哪里是轻的,在什么地方开始、在什么地方转折、在什么地方停止 。否则,出错了既不好听,合不上伴奏,也会被人笑话的。

:)

 

原载于知乎问答:
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45622898/answer/367352579

2018.12.26




京剧的各种声腔板式 京剧唱腔板式分类 京剧伴奏曲库 本文由古诗文网整理所得,转载请标明来源,谢谢!
本文链接地址:《假笑》伴奏|京剧『板、眼』与『板式』http://www.hr7c.com/weiliaozi/93768.html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网站地图 广告合作:732213452